首页专业服务新闻中心成功案例标准法规互动下载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资讯>>正文
 
公开的价值及行政机关自身的使命
2018-03-02 16:48 金承东 行政法学研究   (浏览次数:)

2009年1月20日,奥巴马正式就任美国总统。第二天,他签署了上任后的第一个总统令:《透明与行政公开令》。但到了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奥巴马的这个一号总统令,以及由这个一号总统令而产生的《行政公开令》和行政公开的门户网页www.whitehouse.gov/open都顷刻间在白宫消失了。新旧总统在行政公开问题上截然不同的举措,不仅反映了政党竞争在这个问题上不同的态度,也折射了行政公开在美国最新的发展状况,这很值得我们对此进行认真观察和思考。 

一、主要内容 

1、《透明与行政公开令》 

首先,该令庄重承诺,奥巴马政府要建立一个具有前所未有公开水平的政府,以赢得民众的信任,加强民主,并提高政府的效率和实效。其次,该令确定了行政公开的三大目标,即透明、参与与合作。最后,该令确定了实施方式。总统责令联邦首席技术官,与相关行政机关协调,制定一个《行政公开令》,用以指示各级行政机关采取具体措施实现本总统令所确定的各项原则。 

2、《行政公开令》 

管理与预算办公室主任,根据一号总统令的指令,于2009年12月8日颁布了《行政公开令》。该令明确规定,为了实现一号总统令确立的原则,建立一个更加公开的政府,各行政机关要采取以下措施:第一,在网上公开政府信息;第二,提高政府信息的质量;第三,创造和组织行政公开的文化;第四,创造高效的行政公开的政策机制。 

3、《行政公开计划》 

《行政公开令》不仅规定每个行政机关要自该令颁布的120天内制定各自的《行政公开计划》,还在其附件中,对《行政公开计划》的基本要求和具体内容做了明确规定,从而对各行政机关制定各自的行政公开计划提供具体指导。 

二、《透明与行政公开令》产生的背景 

1.2008年的总统选举 

《透明与行政公开令》,是奥巴马在兑现其在2008年总统竞选时的承诺。因为他的前任小布什总统喜欢秘密行政和幕后操控,在行政公开方面名声很差。因而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奥巴马把行政公开作为自己争取选民的一个很重要的口号。由此,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力推进行政公开,他要践行自己在总统竞选时的承诺,这无疑具有很重要的政治意义。 

2.公开的价值及其实现 

奥巴马的《透明与行政公开令》纯粹是一个内部的自律和反省规定,其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第一,各行政机关要充分认识到行政公开的优先价值所在;第二,各行政机关要积极主动地采取各种有效措施,来实现前所未有的公开水平,从而给民众一张满意的答卷。 

三、《透明与行政公开令》的命运及评价 

1.《透明与行政公开令》的命运 

联邦行政程序法只规定了对外的规则制定(Rule Making)和行政裁决(Adjudication)的程序,而对行政机关内部的程序并没有规定。目前美国普遍流行的几本行政法教科书中,也没有对此内容的阐述。由此看来,对行政机关内部的指令和规则到底需要通过什么方式和程序来制定、修改和废止,并没有纳入美国行政法的约束和思考范围内。 

这就意味着,新任总统特朗普对奥巴马的《透明与行政公开令》到底应通过什么程序来废止和修改,法律上并没有规定。这也就意味着,特朗普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处理奥巴马一号总统令。现在,奥巴马一号总统令以及相应的《行政公开令》都无法直接在白宫官网上搜索到了,而作为实施《行政公开令》的门户网页也在白宫官网上彻底消失了,可以说,新任总统特朗普已经把《透明与行政公开令》给废除了。 

2.《透明与行政公开令》的评价 

无论是官方还是非官方,无论是民间组织,还是专家学者,对《透明与行政公开令》的评价都是很肯定的。相比之下,现在大家对特朗普倒是普遍感到担心,因为他的倒退是非常明显的。但正如Peter L. Strauss教授所言,对此也不必过于担忧,毕竟联邦信息公开法在,对此特朗普政府必须遵循;其次,虽然白宫网站上的行政公开的门户网页消失了,但另外几个很有影响的行政公开的官方网站,例如www.regulations.gov、www.data.gov以及www.foia.gov仍然在,而且运行不错;再则,在行政公开方面,如何平衡公开和保密之间的关系,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立场是有差异的,历来民主党总统都比较强调公开,如克林顿总统和奥巴马总统,而共和党总统则比较强调保密,如小布什总统和目前的特朗普总统。所以,政党竞争本身对此也有一定的矫正功能。 

四、蕴含的启示 

《透明与行政公开令》虽被特朗普废除,但它毕竟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存在了8年,并获得了普遍的好评。而且,目前大家普遍对特朗普信息不公开感到的担忧,反而更使人们认识到《透明与行政公开令》的意义和价值。因而存在一种可能,即将来特朗普卸任总统后,新任总统又会重新返回到《透明与行政公开令》上,从而像克林顿12866总统令那样再现经久不衰的活力。所以,无论从历史存在的角度,还是从其可能对未来的影响的角度,我们都有必要好好审视一下它可能给予我们的启示。 

第一,要充分认识行政公开的优先价值。第二,行政机关自身要积极作为。第三,要大力养成行政公开的文化。第四,它也给我们一个警示,即对一个由总统签发的,且已向公众公开的内部指令,能否如此轻易地,在没有任何形式和程序要件限制的情况下就被废除,这是很值得美国行政法进行反思的一个问题。 

上一条:陕西首批政务服务系列地方标准发布198个行政审批事项可网上服务
下一条:新时期电子政务要做到“三跨”“三大”“三通”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4 陕西省网络与信息安全测评中心版权所有   陕ICP备09018966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茶张路1号省信息化中心

 邮箱登陆   网站地图   电话:029-88319550   传真:029-88317698